今天是:
欢迎访问狗万移动客户端 门户网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安平文苑> 生活随笔> 正文

昆明的小锅米线

作者:胡廷武 狗万客户端 来源: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09/19

如果搞一次问卷调查,问昆明人最喜欢的小吃是什么,我想胜出的一定会是小锅米线。昆明人的家庭,有的长年累月把米线当作早点,另外一个星期在家里做一两次米线当饭吃的也不在少数。他们家里做的米线,多半也就是小锅米线,因为居家的锅本来就小,只是味道各不相同罢了。

昆明人自称家乡宝,稍作远游就会想家,在想家的诸端事物中,有一样就是小锅米线。有一次我从北京飞昆明,飞机快要到达时,听通道对面几个年轻的昆明人讲话,三句话就岔到了米线上。

一个胖女孩说:"太想米线了,下了飞机先吃碗小锅米线再说!"

另一个女孩子说:"我也是,我们两个一起去吃。"

一个男孩子说:"你不能跟她一起去,她男朋友开车来接她。"

胖女孩说:"为什么不能一起去?吃完了我叫张生送她。"

另外一个女孩子还想说什么,结果胖女孩说:"冇得关系。张生也爱吃米线,我们第一次约会,吃的就是小锅米线。"

昆明的米线业如此兴旺发展,没有别的原因,就是因为众多的昆明人这样根深蒂固地爱好着米线。一个外地人到昆明,首先被征服的一定是自己的胃,而这个胃最先适应的本地饮食恐怕就是小锅米线。我们小区里有一个卖卤肉的,是广东人,喜欢同顾客闲聊,有一次说起她家里的早点,也经常是小锅米线。别人问她是怎么做的,她绘声绘色说了一通,听来还真像那么回事。

小锅米线这种吃法不知始于何时,大概很难考证了。但许多昆明人都知道很早的一家小锅米线馆,是端仕街的永顺园。永顺园据说是玉溪人翟永安创办的,时间大约是上世纪二十年代。五、六十年代以后,人们不大说永顺园这个名号了,要说就说端仕街小锅米线,但传承还在,迄今已经百年。

1963年,我考取云南大学,从文山州马关县到昆明就读,人生地不熟,感到很寂寞。这时省里面开青年运动会,从文山来了几个打篮球的学兄、学姐,他们去云南大学看我,又约我出来吃米线,选的就是这家端仕街小锅米线馆。去时见是一家很大的店,前厅后厨,厨房的窗口开得很大,可见灶上放着两排小锅,共有八个,由两个师傅操作。锅的把手是朝上的,里面煮着的米线冒着热气,才知道原来小锅米线是这个意思。店里有好几张桌子,坐得有一些人,开始还有空位,但等我们端到米线后,空位却没有了。转眼见厨房后面还有一个天井,我们就端着米线到里面去吃。记不清天井里有没有桌子了,只记得有好多人在那里吃米线,我们也就端着碗,蹲在天井边上吃起来。那时装小锅米线的碗没有现在的大,严格的说只是一个中碗,十八九岁的青年人,稀里花啦就吃完了,觉得鲜甜可口,汤有淡淡的酸味,非常好吃。

这个印象很简单,但是非常深刻难忘,过后老想吃那样的小锅米线,但是那时候的学生很穷,想像现在的学生一样想吃就吃,那是不可能的。

不过我后来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可以经常吃到小锅米线。那时候在学校里,同学基本上分成两部分:昆明的或非昆明的。非昆明的同学一个星期七天都在学校里吃饭,星期天若要出去办什么事,依然需赶回学校吃饭。昆明的同学则星期天都从学校退了伙食回家去吃饭,回家吃饭固然是不要钱,那么退的伙食钱就可以买书或作他用。我决定像家在昆明的同学一样,星期天退了伙食去吃小锅米线,小锅米线是可以当饭的。而且我发现在离学校不远的华山西路的坡上,就有一家小馆子叫颜红园的,在卖小锅米线和卤饵丝。

那时云大学生的伙食费,每月是13元,我退伙一天可得4角左右。早上起来,先到前门或者后门的小摊上买一个烧饵块做早点,然后回宿舍看书。到12点出门,从云大到华山西路的那家颜红园,走路只要十多分钟。这家小餐馆顾客不多,我终于可以从容地看厨师怎样烹制小锅米线和卤饵丝。小锅米线的做法:我见他先从一个桶一样的大锅里舀两勺高汤进那个直把的小锅里,同时把米线放进汤里,然后加进酱油、加肉沫,煮到汤大涨,最后加一些切成寸段的韭菜、豌豆尖,反复煮涨后起锅。卤饵丝的做法又略有不同:厨师是先舀点油进热锅里,然后把饵丝放下去,接着加一勺高汤,待汤烧干后才放甜咸酱油、酸腌菜、碗豆苗,还有两三片油渣,反复地炒拌,待汤水完全烧干后起锅。颜红园小锅米线和卤饵丝,都是一角三一碗。我吃一碗小锅米线、再加一碗卤饵丝用掉二角六分钱。

星期天的下午,我一般会在南屏街的新华书店,或是旧书店看书,有钱时也买书,其中当时买的一本《诗韵新编》(中华书局编辑出版),一直用到现在,我近年学写一点旧体诗,这本书对我的帮助不小。到下午五六点钟,我到宝善街的豆花饭店去吃晚饭,一碗豆花下一碗饭,还有一点咸菜;豆花三分钱一碗,饭五分钱一碗,咸菜不要钱,八分钱就解决了一顿饭。简单是简单了一点,但是中午又是小锅米线,又是卤饵丝,吃得那么奢侈,晚饭简单点我也甘之如饴。

我同小锅米线、卤饵丝的这一点缘份,就这样持续了几年,中间有几次,也到端仕街去吃过,但是那里离云南大学有点远。后来文化革命来了,毕业了,分工了,慢慢地缘份就淡了。等到又想起来,端仕街和颜红园的小锅米线都歇业了。1995年,我的朋友们在环城西路一座楼内发现了一家卖小锅米线的餐馆,说是翟家的后人开的,就寻声问路地去吃了一次,后来听说这家餐馆又搬到了滇池路上去了。

是2000年吧,有一位在昆明工作、生活过二十多年的、著名的旅美华人回到昆明,因为之前他曾经跟出版社合作过,单位决定跟他小聚一次,表达对他的敬意和谢意。又因为我此前跟他已经见过两三回,就由我给他打电话约,我问他想吃什么,以便决定餐馆,没想到他说的是他想吃小锅米线,于是就找到了滇池路的这家有小锅米线的餐馆。这家餐馆实际还是以酒菜为主,小锅米线和卤饵丝是作为小吃,一人任选一种,是用很小的碗盘装上来的。我给我们的客人同时要了一份小锅米线和一份卤饵丝,他一面酬酒,一面很快就吃完了,却没有怎么动筷子吃菜。我疑心菜不合他的口味,就问他,我们是不是需要再加一点什么菜?他哑然一笑说:"不好意思,我还能不能再要一碗小锅米线?"我笑着说,当然可以。这餐饭以后我认识到,到处都有爱小锅米线胜过我的人。这是十几年前的事了。

现在昆明的小锅米线餐馆多得不可胜数,但是说老实话,我去吃过几家以后,让我非常失望。我这样说,只是说明我的口味没有得到满足,并没有责备他人的意思。因为总有人爱吃,才会有那么多的餐馆在卖;再说,餐馆调制什么口味,只要卫生,也是人家的自由。

后来有一天,一位同样是吃货的朋友告诉我,文林街有一家小锅米线馆,是过去的翟家开的,卖的是传统的味道,招牌写的就是"端仕小锅"。我同他去吃了两次,果然名不虚传,不论小锅米线还是卤饵丝,味道同当年端仕街的基本一样。吃着这样的美食,我仿佛回到了过去的时光。

责任编辑:县文联

关闭

上一篇:门牌
下一篇:车 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