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欢迎访问狗万移动客户端 门户网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安平文苑> 散文天地> 正文

再见美女博士

作者:黄凤 狗万客户端 来源: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08/27

咸鱼:"哇,你今年就研究生毕业了,真的成为美女博士了哇。"

博士:"对的呀,美女作家。"

咸鱼:"说一下吧,毕业想要什么礼物啊,一千大洋以内可以搞定的。"(感觉自己还是蛮大方的)

博士:"当然是拍毕业照的时候你可以抱着一束花送我然后合照啊,要不然没人送花怪尴尬的。"

咸鱼:"花是可以送的,人……还是算了吧。"

博士:"那不知道包吃包住,抽时间来广州,一千大洋能不能解决呢?"

于是州庆有了去处,题目中的"再见"并不是"拜拜"的意思,是有意而为之的再次遇见。

从来没有坐过灰机的我,最终还是选择了慢悠悠的高铁,可能这是文艺青年的情怀吧。散乱着头发,惬意地坐在窗边,摆着一本书随便翻几页,看着人群不停的来来往往,就喜欢这样子的时间从眼皮底下溜走。打包行李时候纠结着是要带一本还是两本书呢,最好的结果当然是去的时候看一本回来的时候看另一本,这样差不多就可以看""了吧,还好明白自己带书也只是装模作样,最后选择了之前看过几页又尘封很久的《艽野尘梦》上路。

我估计人可能是越长大越矫情又或者是条件越优越越矫情,想当年,自己坐火车的难忘经历还是蛮多的,从昆明站到昭通、从宜昌坐了三十多个小时到昆明、从昆明坐了三十个小时到广州(不巧遇到台风),每次还是能酣睡,下了车立马打鸡血活蹦乱跳,这次才七个小时的高铁,才坐了一半时间就耳朵疼、屁股疼、脚疼,也有可能是因为老了吧。一直在倒数着时间,关注的不是距离还有多远,而是时间还有多久。

终于为自己回来工作找到了两个心安理得的理由,一是不认路,二则是讲不好普通话。神仙都无法解救我的认路能力,我从不敢理直气壮地说自己是学地质操过罗盘出过野外测过方位的,就连去了多少次的广州火车站,下高铁后还是没本事找到出站口,只好顺着找一个地铁口让美女博士来找我。遇到美女博士除了叫出名字之后半天憋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激动之外更多的是普通话转换不自如,怕一开口是一半方言一半普通话,所有的语言都卡在嗓子里,体会到了有些话不说出来最动听。

因为在车上只啃了三片面包,到大山中学时候也是晚上十一点多了,包都没来及放下就去点夜宵。我其实才点了一人份的麻辣烫,结果抬上来的时候惊到了我们,应该用一个盆来装的,贴心的小哥还上了两份碗筷,他是不知道刚下车的人能吞下一头牛。吃得不仅爽而且撑,一点不剩,当然不止是我一个人吃的啦。

因为之前上学时有过带外校同学回宿舍被宿管挡的经历,走到校门口时候我还是战战兢兢地询问她,是否确定宿管不会拦我,她还很确信地回到我当然不会。可能是因为已是凌晨,也可能是因为我风尘仆仆地背着一个背包的原因,反正我是没有逃过宿管的法眼了,冥冥之中自有注定又毫无例外是被拒之门外。美女博士义愤填膺地和宿管吵了几句,甩了个背影给他,两个女生又行走在寻找酒店的路上了。还好人间有真情人间有真爱,酒店小哥还免费帮我们免费升级了一个阳台高级房,但是第二天就"妖艳"地涨价了一倍。

感觉这次回广州是来完成上大学时期未遂的心愿,那时心愿有三,去香港、跑马拉松、去长隆,一个也没实现,今年就选择了比较容易完成的去长隆。在订票的时候美女博士犹豫了,说一把老骨头了还是去佛系一点的动物园了,别去欢乐谷了,但我还是觉得这个小长假就是寻找刺激的,动物园什么的以后再说吧,最后还是去欢乐谷。

入门的时候听到半空中飞来的各种吼叫声,我当时真的胆怯了,要不是因为不能退票我肯定立马回头,还是硬着头皮进去了。第一个项目是坐了一个悠缓的船,再平复一下心情,然后就勇敢地去挑战了垂直过山车。玩垂直过山车的感受就是真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只记得在最高点停留时候真要命,不知道要发生什么,结果下一秒下坠心脏都不见了,反正我全程只顾着闭眼和尖叫了,停顿之后我和美女博士都只会傻笑,还好还笑得出来。

原本以为最难挑战的项目就是垂直过山车,其他应该都是小case,下一个就大义凛然地去玩大摆锤了。开始之前美女博士还大放厥词"哎呀,大摆锤我玩过很多次,so easy",结果半空中我还是听到"天呐!妈呀!"的叫喊声来自于她,停下来的第一句话是"我从来没有玩过这么刺激的大摆锤"。本着不到梁山非好汉的美好精神,也没放过U形滑板和十环过山车,感觉自己既上过天也入过地,这两个留下来的后遗症就是一星期之后我的背都还在痛,骑摩车颠簸都感觉闪到了它,当然这个我没有和美女博士说了。挑战完这两个项目后我彻底认输了、放弃了,美女博士也随我,谁都知道她还在意犹未尽。闹着要玩的是我,玩不够的是她。当然我们也没有那么简单粗暴,除了这些,也玩了少女心满满的旋转木马、悠闲缓慢的海盗漂流、佛系的快乐干线,用来过度和缓解心情,证明自己的存在。

毫不夸张,出园区之后,坐公交转弯时还会有坐过山车的幻觉,晚上似睡非睡时候都感觉自己还悬在半空。我估计,我肯定要很久很久很久以后,再考虑是否有勇气再玩耍这些"好玩"的东西了。

第二天睡了个自然醒,约着周敏一起去北京路逛街,路痴的好处就是,去到任何一个地方都有第一次去的新鲜感,因为实在是分不清东南西北啊。多年不见,周敏一出场就气质非凡,用美女博士的话说就是"既温柔又有钱"。一直想着换发型,耗费了两个小时剪了个"既能披又能扎"的头发,全程只见她们两个既搔首又弄姿,互撩感十足啊,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还是单身,真是说来话长。来之前我给自己的打算是不知道要多少年以后才能去广州,至少要给自己买一点东西作纪念,所以一定要买两套漂亮的衣服。却花了一千大洋买了一块手表,只好单曲一首"空空如也",也不知道工作两年有余,为什么还是改变不了经济捉襟见肘的窘境。

所谓"吃在广州",看到同去广州的同事选择吃方便面不禁感叹可以去吃麻辣烫呀。在美女博士的带领下,吃了心心念念的流沙包和虾饺,现在想想流沙包那黄灿灿的馅口水直流;吃了正宗的粤菜,想到我这种使筷子不灵活的人夹一口酥豆腐夹了个粉碎嘴角就止不住地往上扬。只因时间太仓促,还是玩得太尽兴,连想着念着的椰子鸡都抛到九霄云外了。

回程中还是装模作样地翻了几页书,睡的时间比较久一些,好像回程的时间比去的时候要快,并不是回家心切,而是去的时候见友心切按奈不住。邋遢的本性还是随处可见,当知道自己买的周黑鸭落在班车上忘提了时候自责不已,知道《艽野尘梦》也一并忘记了的时更想抽自己耳光,盘算着是买一本一模一样的吗?下次读的时候又得从头开始了。

回到家打开背包书竟然神奇地躺在里面的,不由得感慨我的记性啊,留在广州了吗?心里也在说"还好,还好,书还在",虽然现在又尘封了,毕竟人家还是去广州旅游回来了的。索性等到下次再出去玩的时候再带着它吧,看看我到底什么时候能啃完。

噢,对了,美女博士现在已经不是一个绰号了,而是一个实至名归的称号了,人家今年7月份研究生毕业,入读香港大学博士了。要不明年或后年或后后年我再去香港吧,蹭吃蹭喝也得抓住机会啊。

责任编辑:县文联

关闭

上一篇:祭拜滇池一片水
下一篇:我选择这样的日子走边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