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欢迎访问狗万移动客户端 门户网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安平文苑> 时代风采> 正文

忆苦思甜话今昔

作者:佟万禄 狗万客户端 来源: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09/19

光阴似箭,岁月如梭,转瞬间,文山壮族猫族自治州已建州60周年。60年来,州委、州人民政府始终保持高度一致,领导全州各族人民走过了坎坷而光辉的道路,团结全州各族人民,艰苦奋战,奋力拼搏,政治建设、经济建设、文化建设等领域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全州人民过上了美满幸福的日子,特别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以邓小平同志为主要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总结建国以来正反两方面的经验,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实现全党工作重心向经济建设的转移,叩开了改革开放的大门,创立了邓小平理论。在邓小平理论的指导下,始终坚持科学发展观,从而使我州的生产力迅猛发展,由典型落后的贫困州逐步走向繁荣,人民生活正向小康水平迈进,给人们带来了说不完道不尽的好处。就个人的小家庭来说,也发生了预想不到的变化,她不仅使我们的小家庭过上了做梦都想不到、也不敢想的团团圆圆的日子,更了不得的是建州60周年改变了一个时代。回首往事,每个人的心情,除了感慨,我觉得更多的还是感激。

60年,对每一个人或每一类人来说,其感受是各具特色、互有区别的。其主要原因是人们的经历不同、在社会生活中所处的地位不同、面临的生存环境不同所造成的。如经历过50年代反右派运动、60年代人为的悲剧性灾难、10"文革"大动乱的人们,与80年代、90年代后的人们相比,对"建州60"来的感受都是不同的。即使是同龄人,如果当今一个是党政高官,一个是平民百姓或下岗职工,其感受也是天壤之别。

作为经历过计划经济和10"文革"动乱的亲历者,建州60周年,特别是改革开放39年来,我认为文山的巨大变化用简单的语言是无法表述的。

改革开放前,由于执政党从理论到实践,都是始终坚持"消灭私有制"的核心理论观点,公民从事经济活动的自由权被彻底剥夺,公民不能自由创办企业,不能自由择业,不能自由迁徙,甚至有钱也不能自由消费,几乎没有任何从事经济活动的自由权利和自主权利。那时的文山在巨大的灾难面前既不能自救,也不能逃生,只能同植物般地自生自灭,执政党和政府所发动的一次次以消灭私有制为目标的"政治运动",屡次遭到挫折和失败,但却始终不服输,想方设法要"消灭资本主义私有制",并在轰轰烈烈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期间,将本来与"资本主义私有制"不太沾边的东西也作为"资本主义尾巴"乱割一统。但所有这些成本代价极其巨大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实践,仍然没有创造出高于资本主义生产率的"社会主义劳动生产率",反而使全州的老百姓普遍处于缺衣少食的贫困状态。

曾记得,改革开放前,我们国家推行的是计划经济,因为搞社会主义建设,全国广大农村都是集体统一管理,靠集体统一领导,统一指挥,统一行动,农民的生活完全靠统一出工抢工分吃饭。无论是烈日炎炎的夏日,还是寒风刺骨的严冬,每天出工前都要靠那时的生产队长吹几声哨子和牛角,放开嗓门吼几声大脖子——今天去做哪样,带上什么工具,出工啦!出工啦!!!群众听到队长的吼叫声,就马不停踢地象蜜蜂似的跟在队长的屁股后面冲。你家里有天大的事都得无条件服从,确因特殊情况不能参加集体统一出工的,必须事先同生产队长请假,经批准后方可不出工,否则你将成为挨批斗的对象。干完一天活计傍晚要收工时,还得全部坐下来评记当天的工分,评工分非常坚持原则,不许哪个当老好人,如果哪个人出工迟到或在干活的过程中偷懒,还要挨扣工分,如果某人在评分时对某人提出意见,扣着某人半分五厘工分,被扣工分的人还要对敢于提意见的人怀恨在心,让那些敢于提意见的人感到尴尬和委屈,并且往往因为评分时扣减某人的半分五厘工分而闹得呜咽瘴气。

集体统一出工抢工分,群众称之为"大合唱",吃"大锅饭"。因干活计时有部分人会偷懒,根据长期的表现,群众将其编成"出工一窝(疯)蜂,干活计磨洋工,评记工分闹一统,回家吃饭刹冲锋"的顺口溜。我就是这一代人的亲历者。1972年初中毕业就去当兵,3年的义务兵结束就回乡务农,一次偶然的机会,结识了邻村的一女友,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建立了感情并结为夫妇,因我家弟兄姊妹多,大家庭难以调盘生活,婚后不久就与老人和弟妹分居了,单独建立了小家庭,夫妻俩同其他群众一样,每天日出我出,日落我归,起早贪黑,脸朝黄土背朝天地参加集体生产劳动抢工分。那时我们年轻力壮,双双都是生产队的强劳力,苦一年到头,工分是生产队最高的,但因为集体没有什么农副业收入,年底按工分分红下来,一年也才分得几十元钱,副业收入较好的年头,能分到一百多元也算不错了。分粮食要按基本人头分一份,再按工分的多少分一份,因为我家人口少,那时仅两个人口,占不着人头粮,工分虽高,分得的粮食也不多,仅够糊口,没有余粮。有相当一部分群众的粮食还不够糊口,到每年的45月间就闹春荒了,三天两天跑去找政府要救济粮,生活过得十分寒酸。

1977年冬季的一个星期天,因为平时忙于生产,有好长时间没有赶街,我们家的油盐浆醋都吃完了,手头又没有钱,好不容易从自家的小菜园里采摘得一背蓝嫩嫩绿绿的小菜,夫妻俩兴高彩烈地背着小菜,步行3公里多路准备到街上出卖了买点油盐浆醋回家过日子。可是情况不妙,当我们背着小菜汗流夹背地走到街口将要进入街心时,被一群持枪民兵拦住。一位带队的民兵负责人说:"接上级通知,当前是小春大革命期间,不许任何人进入集市赶街,要集中精力搞好当前的小春大革命(栽种麦子、油菜、马牙花等小春作物),赶快回去搞好生产"。这么一说,我们心都凉完了。我和妻子都恳切地再三向那位负责人请求说:"同志,求你们啦,我们平时忙于生产,没有时间赶街,现在家里的油盐浆醋都吃完啦,今天是街天,把菜园里仅有的一点嫩绿的小菜全部采摘了背来街上卖了买点生活急需品,请允许我们进入街心,抓紧时间把菜卖了买点东西就回家做事,否则我们就无法生活了"。尽管我们如此下贱的请求,那位负责人还是要雷打不动的贯彻落实上级的"指示"精神。他还是说:"不行不行,赶快回家搞好小春大革命,有什么理由也不能赶街"

经反复请求都不行,就这样,我们无法进入街心卖菜买东西,夫妻俩只好心中装着遗憾,眼睛含着泪水,背着小菜往家里走。一大蓝嫩绿的小菜,吃上两顿就吃不来了,只好将其拿来喂猪,实在是可惜啊!这还不算,难的是我们一家两口近一个月生活用的油盐浆醋就难办了,只有靠与村子里的邻居张家借点、李家借点,好不容易熬过了近一个月的时光。时代啊!为什么要这般折腾自己啊!

当年我在生产队上是民兵排长,几年的部队生活练就了一定的军事技术,公社武装部每年集中民兵军事训练,都邀请我协助他们当好训练场上的教练员。我不怕辛苦,吃苦耐劳,毫不保留地将所掌握的军事技术和战术技巧传授给民兵们,深受武装部的同志和民兵们的赞扬。19796月,武装部需招录一名武装干部,经县委组织部和县武装部的考察,我被录用为一名光荣的武装干部。

我非常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我与同志们和谐相处,尊重领导,努力工作,不折不扣,尽心尽责地完成领导交办的各项任务,且各项工作都做得比较出色,经常受到县人武部和当地党委政府的表扬。美中不足的是,我们结婚4年多了,一直见不到妻子有身孕的反应,到处寻医问药还是不见效果,认为这成了恩爱夫妻生活中的苦涩,双方都各有想法,夫妻俩的关系将要走到崩溃的边沿。连单位领导和县人武部领导都很是关心,动员我请假带妻子去文山、昆明等地大医院检查。1980年年底,我带着妻子前往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检查结果显示了一个意想不到的消息,医生说我妻子已经怀孕。啊!一个莫大的惊喜呀,真的不敢相信我们的耳朵。我们双双喜出望外,风尘仆仆地从昆明返回家中。随着时间的推移,妻子的肚皮果然一天天鼓了起了,1981年农历7月初6日,我们恋爱、婚姻的结晶——长女降生了,对于盼子心切的我们来说是多么的幸福和自豪啊。全家老幼和左邻右舍的人们无不为我们的幸福感到高兴。

很快,时间过得飞快,一晃4年就过去,长女可上学前班了。妻子是农业户口,按照国家计生政策规定,妻子可以生育第二胎,但又不知什么原因,还是不见妻子有什么反应,我便按原老中医介绍的良方配药给妻子服用,真不愧是妙手灵丹啊。妻子服下""药,没过多长时间,我带妻子去医院检查,医生说妻子又怀孕了。妻子肚皮又一天天鼓了起来,而且不是一般的鼓,我们在胡思乱想,未必是双胞胎?可临产前到医院检查,妇产科医生怎么也说不可能是双胞胎。直到正式分娩,次女呱呱落地后,妻子肚皮还在鼓鼓的,这时医生才说可能还有一个。妻子忍着剧烈的疼痛躺在产床上呻吟着,延续至次女坠地后的第15分钟,第二个即长子又降生了。接生医生和在场的人们都说,真没想到,不生就不生,一生就生一对龙凤胎。从话中不难听出,在羡慕的背后其实还隐藏着一种嫉妒呢。

我们是一工一农家庭,在外工作的我倒是每天都过得很开心,可妻子一人在家,白天参加集体生产劳动人多,干起活来热热闹闹,谈笑风生,不知不觉地就过一天,可是回到家中特别是夜深人静时,就觉得非常的孤独和寂寞了。夫妻俩要见面一次至少也要一个星期,且要妻子来赶街才见得到。单位距家虽不算很远,但白天忙于工作,且还经常下乡,天天回家陪伴妻子是不现实的。因为改革开放,广大公民得到了真正的自由。自主创办企业的,自由择业的,从农村到集镇、城市居住的公民层出不穷。在乡镇工作的基层干部一工一农的家庭较多,而我是一工一农家庭职工的代表,不顾周围人们的议论和嘲笑,把妻子的承包土地转包给村上的群众耕种,大胆地破例将妻子叫来单位同我一起生活。

这一招果然奏效。妻子来同我一起生活以后,每天可以按时把菜饭做好,我一下班就可以吃饭。后来买来一台缝纫机给妻子学习缝制苗族服装到集市上销售,可以赚一些零花钱。而后又承包镇上的企业旅社经营,虽然那时的床位费才八角最高才一块钱一个,但除交给镇上的承包费外,余额还够得小家庭的基本生活费,生活虽不算很富足,但却过得很开心。最大的好处还在于,夫妻俩都在一起生活,更方便照管孩子,可以免除双方的牵挂,一般情况就不需请假回家了,我可以集中时间和精力做好本职工作,这种选择不仅使我的家庭过上了团团圆圆的日子,也伴随着我人生的进步与成长。

忆苦思甜话今昔,没有州委、州人民政府的正确领导,没有马关县委、政府的正确领导,没有改革开放的好政策,就没有我们家今天的好日子。我作为一名退休干部的忠实代表,应倍加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好日子,发挥余热,听党的话,堂堂正正做人,老老实实做事,以一团火的激情,向党的十八大献礼,向建州60周年献礼。

责任编辑:县文联

关闭

上一篇:阿峨版画,我心中的骄傲
下一篇:吕红仙的残缺梦